关于“赵作海们”冤案的思索(三)

2010-06-27查看(491)评论(4)

三、“赵作海们”为何成为悲惨世界的祭品(之二)

   

毋庸置疑,“赵作海”已经成为现行和现存冤案的代名词。

真正的冤假错案的众多主体,笔者用“赵作海们”来概括。

冤假错案的主体“众多”,这绝非是故作惊人的骇人听闻。笔者在律师执业中,是尽可能不办和少办刑事辩护案件业务的。但是,在所经办的业务中,直接接触的当事人里,确实是绝大部分人都陈述过皮肉之苦的经历。真正属于“赵作海们”性质的案例,能够列举的不下10例。(当然,笔者接触的“赵作海们”大多还是幸运的。不过,大多没有赵作海获得赔偿和获得社会同情的幸运。总之,与牢狱告别,就是幸运。幸运只能是相对的,世间哪有绝对的幸运。)

为什么会出现众多的冤假错案,笔者认为应当从社会原因和体制的层面来进行探源溯本。

因此,我们不得不从侦查→起诉→审判的三个环节谈起。最后再谈监督环节(包括律师辩护、人大监督)。

就侦查环节而言,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大案(尤其是命案)必破”的强大社会压力;二是“政绩诱惑”的急功近利。

*     *     *

“大案(命案)必破”之所以对侦查机关形成强大的社会压力,是国家政权对国民关于“国泰民安”的庄严承诺。因此,是对侦查机关的正当要求。

试想,当繁华的十字街头突然间发生了一起银行被抢劫,民众被杀害的案件时,它在社会民众心中造成的恐慌和不安是的巨大。为了安慰民众,震摄犯罪,以最快的时间破案当然是国家政权对公安机关的要求。于是,“限期破案”和“必须破案”的命令,当然是一道接一道连珠催发的“十二道金牌”。

试想,当一个曾经对本地财政的税收具有举足轻重影响的大型国有企业突然间亏损惨重,债务缠身,工资欠发,而有人举报厂长贪污,董事长受贿,财务总监挪用资金,职工群体性上访时......为了保护国家财产,反贪污贿赂机关能够不立即亮剑出击?

再试想,一个领导干部在某种会议上进行廉政教育,而几封甚至几十封举报信已经飞进了各级纪委的办公室,那么,为了维护党政机关的纯洁和威严,维护人民公仆的庄严形象,宣布对这个干部进行双规的时间还会远吗?

有人曾经把中国司法制度上的四个重要环节的职能,形象地比喻为:侦查机关是做饭的→检察机关是送饭的→审判机关是吃饭的→律师辩护是讨饭的。

我以为,“做饭→送饭→吃饭”的程序说倒是深入浅出和形象。

于是,上述案件就成为了熊熊炉火之上的高压锅中的菜肴,而“大案(命案)必破”、“限期破案”的煤块便一块接一块一铲接一铲地投进了炉中。

遵守高压锅法则的人,会在高压锅排气阀的鸣叫声中,适时降火,熄火,于是,交给公诉机关的是符合健康标准的饭菜;对高压锅排气阀的报警声无动于衷的人,也许是忘记了高压锅法则,也许是从来不讲高压锅法则,不闻到味道,加火不停。直至高压锅内的水烧干,饭菜烧焦,才将已经不能进食的“饭菜”交给公诉机关,至于它是否会导致腹泻拉肚子,则不在考虑之列。

总之,在侦查这个环节,如果抱着遵守高压锅法则做饭的态度,当然,压力会是动力,饭菜当然做得好;如果不愿意遵守高压锅法则,那么,做出来的饭菜,自然是足以导致吃后腹泻中毒的垃圾。

高压锅法则是什么?就是:重证据,轻口供,严禁刑讯逼供。

*     *     *

“政绩诱惑”,倒过来解,就是“诱惑人的政绩”。有政绩,就可以得到表扬,得到嘉奖,得到晋升。尤其是晋升,那可是出人头地啊。如果能够平步青云,那么,岂此仅仅是“出人头地”?

毫无疑问,当“大案(命案)必破”和“限期破案”的金牌下来时,如果是来自国家级,来自省部级,哪怕是来自地市级,甚至只是来自县区级,都意味着决定办案人员命运沉浮的人在关注着“案件”和“办案人”。这一关注,既是办案人员的立功受奖甚至晋升的阶梯,又可能是办案人员无能平庸的晋级晋升障碍。

如果是一道接一道催促急办的“十二道金牌”,那么,相当数量的某些人看到的往往是平步上青云的阶梯,而眼前的障碍却已经消失得没有了踪影。

笔者不久前硬着头皮接了一个发生在桂林以外(特地说明)的案件。将数百页的侦查笔录和审判笔录看完,不禁感到摇头。有罪证据可谓千疮百孔,根本无法用线索串连形成证据链,而无罪的原始证据经过梳理,则强大到一目了然地可以确认被告人不在作案现场和不具备作案时间,从而排除作案的程度。

有罪证据为何千疮百孔到无法用丝线串连的境地,就是因为办案人员太过于急功近利。何以见得?

这是一起发生在1997年9月的凶杀案。两个被告在案发后,都已经被收审。然后释放。

1998年6月,某人担任该地刑警队长,在第12天,立即成立破案专案组。确定了破案的方案:于是,在第17天(即破案专案组成立后的第5天)就完成了调查取证的工作,全部掌握了破案的线索。第18天,被告人之一的老婆到刑警队报案,当天,立即抓捕两个被告人。被称为无头案的大案案件至此宣布告破。第22天(即立案后第4天),即行文报告破案结束。

破案报告上注明:是由于被告人之一的老婆报案,才立案的。

仅仅凭这一点,该案在程序上就存在违法的问题。因为,在立案之前,侦查工作不但已经开展,而且已经基本结束。未立案,先侦查,本身就是违法的。

原来的办案人员侦破不了的无头凶杀案件,某人走马上任第22天(正式立案第4天)就成功破案。与原来的办案人员的无能平庸相比,是多么大的落差,战果是多么的辉煌。这一战果,当然是某人获得的晋升的理由。

政绩诱惑的力量是强大的,相应的是,急功近利造成的证据漏洞,则是致命的(经不起历史的检验)。然而,造成的后果却是严重的:两个被告,一个被判处死缓,一个被判处无期徒刑(此人已经病死)。

在政绩诱惑的强大动力下,别说是普通的人,就是曾经显赫的人物,也难以逃脱刑讯逼供,曲打成招的“公正”命运。

例如:

据说,2005年,湖南永州江华县政法委原第一副书记徐茂军,遭逼供被迫写下受贿供述,并以受贿罪被判缓刑。此后,其不断申诉、上访,终于在2009年底,永州市中院宣告其无罪。

这位徐副书记有如下的感慨: “从没想过,曾经的下属会将这些手段用在自己身上” ,“一点情面也不讲”。

我想,在刑事侦查阶段即“做饭阶段”,只要违背或者抛弃高压锅法则,不能不是“赵作海们”成为悲惨世界之祭品的重要原因。

那么,既然急功近利造成的证据漏洞,是致命的,经不起历史的检验的,为何这样的案件能够庄严地宣判定案呢?

(待续)

TAG关于“赵作海们”冤案的思索(三)
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全部评论
  • 中律网友

    赵作海们的命运的转机,真是需要感谢奇迹。
    2010-07-04
  • 中律网友

    历史总是令人吃惊地相似。
    2010-07-04
  • 中律网友

    只有深入推进司法体制改革,确保公安机关依法办案和司法机关独立行使司法权,才能最大限度地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和各项权利,防止类似赵作海案的错案冤案再度发生。
    2010-07-03
  • 中律网友

    看了赵作海的冤案后,心里感觉到心酸,悲愤。
    2010-07-02
4 条记录 1/1 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末页
诚信档案
  • 田应武律师
  • 联系方式:13086733648
  • 身份荣誉:
  • 律师爱心:
  • 律师智慧:
田应武律师咨询
查看咨询
MORE+网友好评
友情链接
技术支持:中律网 鄂ICP备08101266号 给我们提意见Copyright 2005-2015 148com.com 中律网与田应武律师 共同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