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诗:啊,孩子,我为你呼喊:“天堂,开门!”(二)

2010-06-25查看(204)评论(0)

 

叙事诗:啊,孩子,我为你呼喊:“天堂,开门!”

(续前)

 

求生的欲望挣脱了恐惧的劫持,

放牛郎终于迈开了迟滞蹒跚的脚步。

 

向右,向西南,向着小桥,向着家的方向!

放牛郎迈出的第一步是那样的坚决,却又那样的艰难!

“这是第二步了,要跑!快跑!”

天地间巨大的声音此时却无声地汇集成一股巨大的力量,

拼命推动着放牛郎迈开第三下落地的脚步。

 

第三下落地的脚步终于落地了,

小桥向放牛郎铺开了救援的跑道,

山村的房屋欢呼着召唤逃生的儿郎。

然而——

枪声响了!!!.....

*     *     *

最权威的《关于某某某同志开枪打死某某某的调查报告》记载的是:

经尸表检查发现,左上臂发现一贯口,进口为06cm×06cm,与此贯通创口相对应的左腋中线平乳头高度处有一1x1cm创口,右腋中线平乳头高处有一16cm×lcm之创口,翻动尸体两创口有血液流出。其它部位无异常发现。分析死者死于心肺贯通伤面引起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待续)

 

凄厉的枪声打破了山野沉寂的静谧,

袅袅的硝烟从枪口上升与云天接击。

太阳恐怖地躲进了云层,

江河溪流相拥呜咽悲凄。

 

山村的公鸡高亢地悲啼,

山冈上杜鹃儿啼血哭泣。

朔风掀开了尘封多年的悲壮乐谱,

《歌唱二小放牛郎》颤抖着旋律:

 

“牛儿还在山坡上吃草,

放牛的却不知道哪儿去了。

不知是他贪玩耍掉了牛,

还是他......???”

 

死神的使者提着冒烟的手枪,

雄纠纠气昂昂走向放牛郎。

宛若当年塞外射虎的“飞将军李广”,

细比较入没石头的箭矢可如今天的枪弹出膛:

 

子弹从左臂穿进左腋窝,

平行经胸部再出右腋窝......

哈哈,无能的飞将军李广射中石头夸什么神武,

精良的袖珍“五四式手枪”下哪有逃生的活物?

 

看到惊慌的三个放牛郎向山村落荒而逃,

死神的使者骄傲地挺身扬臂高呼咆哮:

“你怕我的枪是吃素的!”

然后又跑到桥头凉亭处朝天打响示威的第二枪。

 

枪声穿透了云层,

悲愤浩气直冲九天震撼斗牛。

枪声激怒了太阳,

乌云四散天怒人愤山河怒号。

 

风在吼,水在鸣,山在摇,地在动,

山村沸腾呼声急。

地火热,岩浆喷,厉鬼怯,神灵烈,

山村静谧破沉寂。

 

哭声未歇雷霆炸,

山民纷纷出家门,

惊问悲剧因何落,

怒问人间事不平?

 

江河领引桥指路,

东西南北汇人流。

天地正气人虎胆,

何惧死神逞凶狂。

 

死神使者吓破胆,

仓皇发动机三轮。

三轮摩托隆隆吼,

呼唤逃生如脱缰。

 

二人如烟绝尘去,

庆幸爹娘赐腿长。

一人胆裂脚抽筋,

道班逃窜觅躲藏。

 

道班大树不蔽荫,

晴天白日难躲藏。

长绳一根十八缠,

强虏抱树如木桩。

 

天惶惶,地惶惶,

可怜冤死放牛郎。

一滩鲜血悲欲绝,

天昏地暗谁伸张。

 

老父抱儿哭死去,

白发未死黑发丧。

家门距此仅千尺,

阴阳两隔万里长。

 

兄长哭弟悲声切,

呼天喊地人心裂。

痛绝掬弟血一捧,

涂向使者脸庞上。

 

老父伤悲冤如海,

兄长涂血入牢房。

从此伸冤路漫漫,

二十年头日断肠。

 

(待续)

 

TAG叙事诗:啊,孩子,我为你呼喊:“天堂,开门!”(二)
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全部评论
  • 暂无相关数据...
诚信档案
  • 田应武律师
  • 联系方式:13086733648
  • 身份荣誉:
  • 律师爱心:
  • 律师智慧:
田应武律师咨询
查看咨询
MORE+网友好评
友情链接
技术支持:中律网 鄂ICP备08101266号 给我们提意见Copyright 2005-2015 148com.com 中律网与田应武律师 共同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