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孩子,我为你呼喊:“天堂,开门!”

2010-06-19查看(385)评论(3)

叙事诗:啊,孩子,我为你呼喊:“天堂,开门!”

――为一个下不了地狱,进不了天堂,在荒野流浪的冤魂而作

                                               —法坛天眼—

序言:

  2006年底,我在办公室接待了来自一个穷乡僻壤边远县份的三个人。一个是要求还其儿子清白和公道的父亲,两个是资助并陪伴这个父亲讨还公道的退休教师。我将信将疑地听完了他们的叙述,毕竟,在我的经验中,当事人的叙述大多充满了感情的水份,往往是走样的。我从来注重的是权威机关的证据。在我经办的若干件刑事案件性质的业务中,我成功地推翻权威机关的结论,就是依靠和运用权威机关自己形成而提供或者取得的证据。

  果然,我取得了最权威的《关于某某某同志开枪打死某某某的调查报告》。而且,真的从中发现了被打死的孩子确实是无辜的信息。于是,我决定受理这个业务。并且,将正式启动的时间确定在2007年8月1日。

  “八一建军节”对于我们这些曾经的军人,当然是重要的纪念日子。

  这个案件的启动,无异于进入一个没有硝烟,却同样有着刀光剑影甚至是物质性的血与火的较量的战场。这或许是一条只有具备军人资格的人,才能有资格进入这个案件的长征之路。不光是困难,而且充满着艰险。我在这个日子正式启动程序,或许是一个潜意识的自我暗示。

  我预测需要三年的时间,才能看到希望的曙光。因为,实际启动案件的“支点”至少是在省一级有关部门,不能排除最终的支点是在北京。而我,则要将沉重的“撬棍”从边远的县份滚动到市里,然后,再从市里滚动到比市更高一级或者最高一级的地方。这个滚动撬棍进入支点的时间,最少需要两年。

  他们询问为何预测需经三年的理由。

  我向他们明确表示,由于程序上关于逐级上访和申诉硬性规定的原因,我需要用二年的时间,才能走完县里和市里两级有关机关的审查程序,只有取得纸质的驳回审查决定(因为,口头的答复是没有用的),我才能走进省一级有关机关的大门。只要进入这个阶段,这个沉冤17年的冤案才有可能获得机会申雪。我表示乐观地相信,在三年期满的时候,这个冤案已经大白于天下。总之,我不信这个案件的沉睡会一直沉睡满20年,然后沉睡长眠到永远。

  这是刑事控告与申诉混杂掺合在一起案件,必须受到法定程序的制约。

  这是沉重的法定程序,也是法定程序沉重的沉痛。

  2009年9月,我终于获得了将启动案件的支点向省级有关部门滚动的条件。终于在2009年11月某日,将支点架设在我坚信可以撬动“地球”的地方。我相信无须将这个支点再滚动着“北上,北上!”我也得到了确切的答复:三个月期满可以得到审查的意见。

  三个月期满,是答复审查意见的法定时间,如今已经是7个月。

  我所预期的三年时间已经即将届满,然而,我至今还没有得到确切的审查进入实质阶段的消息。

  我担心我和有关人士在时钟每天86400次地响着“嘀答,嘀答,嘀答......”声的这个有着不变规律的音乐催眠下睡着了。于是,我决定用这篇叙事诗来撑开我昏昏欲睡的眼皮,每周都提醒我:不能睡着,不能睡着,不能睡着啊!!!

  我不知道这篇叙事诗何时能够结束。因为,我必须每周都要周而复始地用这篇叙事诗来撑开我昏昏欲睡的眼皮。

  我不知道这首驱赶睡魔的诗歌完成于几千字的篇幅,还是几万字的篇幅,或者是几十万字的篇幅。如果不幸达到了百万字,却还需要继续敲击这个键盘,那么,它或许能够幸运地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

  可是,我是多么地不希望这篇叙事诗拥有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资格的幸运啊。因为,这个幸运实际是不幸。而且,它将不仅仅是个人的不幸......

  可怜的孩子,你在荒山野岭里流浪了已经19年8个月,你不能回到你的家里,因为人鬼之间阴阳两隔;你不能下到地狱,因为阎王拒绝无罪的冤魂;你不能进入天堂,因为天堂只能接纳纯粹的灵魂。当你的死亡是别人正当防卫的武功业绩时,天堂岂能向你敞开天使翩翩起舞欢唱迎候的大门?

  啊,孩子,你的命运是如此的凄惨!命运对你是如此的不公平!

  让我和同情你的人们为你呼喊:

  “天堂,开门吧,请接纳这个可怜孩子的冤魂!”

  “天堂—开门!”

*     *     *

1992年9月2日的早晨,

太阳笑盈盈地走上了山冈。

满天的朝霞辉映着满山的小树,

好象一双双欢呼生命挥舞着的小手。

 

四个17岁同龄的山村放牛郎,

唱着山歌赶着牛群跨过小桥走向了山冈。

山村的家啊,敞开着孩子归来的大门,

流淌的江水啊,却一波一浪地打断那童声的歌唱。

 

放牛郎,停下你的脚步,前面有危险!

放牛郎,赶快回头,快去寻找保护你的爹娘!

奔向草地的牛群似乎听到了山雀的警告,

一步一回头拖延着上路,忍受着牛鞭驱赶的苦痛。

 

一辆机动三轮车旁站着三个持枪的人,

啊呵,原来是多次打过交道的熟人。

让我们穿越时空先看一看权威的《调查报告》,

或许能够知道他们何以成为熟人并多次打过交道。

 

《调查报告》书写了必死的放牛郎的全部“不死”的记录:

“一九九一年因偷砍某某林场杉木被治安拘留十五天,一九八八年伙同本组蒙某某到黄坪盗窃他人鸡鸭被群众抓获。”

那不过是16岁时的无知过错和13岁时的孩童恶作剧啊,

绝不构成法律上的犯罪记录。

由于无知的一声“我操你家的妈”的童言,

就变成了放牛郎与其中一个持枪人建立特殊感情,

从此多次“打交道”交往的桥梁。

 

一个持枪人向必死的放牛郎发问:

“8月29号那天,你拿石头砸护林人了吗?”

不该死的放牛郎以为不过是过去“打交道”的重复,

哪里会把死神的到来放在以上:

“那两天我喉咙痛,在家,饭都吞不下,门口都未出”,

不过,没有了那一声“我操你家的妈”的童言。

 

“那你和我一起去派出所讲清楚”

“不,我要放牛先。”

于是,三个放牛郎嘻笑着驱赶牛群上了山冈,

轻松愉快的口哨声似乎止住了死神的脚步。

 

死神的使者既然已经到来,

死神岂能停下索命的脚步?

当四个放牛郎将牛群撒放在山冈,

驱赶着担任耕地的牛王回家交付爹娘,

可是——

回家的路已经被死神的巨大身躯挡道,

索命的巨掌已经挡住了阳光。

 

“你去不去和我们讲清楚?”

“不去,太远了。我要回家干活。”

“那就到(路边不远)供销社去讲!”

“我肚子饿了,让我回家吃了早饭再来,你们跟我一起去也可以,反正我要送牛回去,把它关好。”

于是,两个巨人四只手掌变幻着拳法和掌法——

揪头发,打耳光,推腰部,倒地,爬起,再倒地,再爬起......

 

啊,目标!?不到20公尺距离的供销社的房子!

1分钟,3分钟,6分钟......

三个放牛郎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挣扎,反抗,哭泣,咒骂......

督战掠阵的持枪人愤怒地忍受着20公尺旅途犹如万里流放的煎熬。

 

以这些人的这种方式的行进速度,

无异于传说中——

孟姜女从江苏松江府到山海关——

万里寻夫,漫长,漫长,漫长。

更恼人的是那咒骂声掩盖不住的哭声,

难道也要象当年的孟姜女哭倒长城?

 

死神愤怒的意志立即成为督战掠阵的持枪人发出的口令:

“他再调皮,打死他算了!”

于是,两个巨人停止工作舒展甩动疲惫的手脚,

让恢复了自由的放牛郎抬头重见云层里的太阳。

 

啊!自由是多么的珍贵和神圣!

啊!没有痛苦的生命即使短暂也是幸福的琼浆。

以为恢复了自由和生命权利的放牛郎没有从憧憬中清醒,

死神的使者便亲自过来对他连打几个耳光。

 

跌倒在地的放牛郎突然从地上爬起,

手中抓住一片小小的石头壮大了胆量。

死神的使者们纷纷退却,

放牛郎快步走进了路边小卖部的伙房。

 

“不要进去,孩子!”

洞悉一切的太阳焦急地从云层中穿出;

“快快回家去找爹娘,孩子!”

欲助无力的群山上的松树爆发出声涛。

 

放牛郎从伙房冲出时,

合握一把柴刀的双手紧紧挤靠着胸膛。

面对着枪出鞘,弹上膛的死神的使者,

他害怕地转侧了身子,向右,向西南:家的方向。

 

“把柴刀放下,快跑,孩子!”

太阳焦急地在云层里跺脚。

“快跑,飞跑回家吧,孩子!我们保护你!”

山村的茅屋一座座一排排挥舞着手臂。

 

子弹上膛的凄厉的声音,

已经将死亡的恐惧织成了天罗地网。

放牛郎已经不知道手中的刀应当是举起还是丢掉,

合握一把柴刀的双手紧紧挤靠着胸膛却迈不开脚步。

 

“家,是所有人的安全的地方!家,是庇护保佑孩童的天堂!”

向右,向西南:家的方向!啊,走上小桥,就抓住了家的臂膀。

 

TAG啊,孩子,我为你呼喊:“天堂,开门!”
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全部评论
  • 和谐老五

    沃艹恺强塔玛!
    2010-06-22
  • 中律网友

    不知道到底讲的是什么东西。
    2010-06-22
  • 中律网友

    不明情况的真假,如果是真的,小孩就太悲剧了,孩子在大人的淫威前是那么的恐惧和无助,况且还带着枪,两个大人拳脚相加,对于孩子来说该是多么幽暗的噩梦,不过现在好了,孩子们可以去那边了,不用整日战战兢兢地惊悸于噩梦,上帝,请开门吧,在人间受尽悲苦,在你们那请你们一定怜悯他们!
    2010-06-21
3 条记录 1/1 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末页
诚信档案
  • 田应武律师
  • 联系方式:13086733648
  • 身份荣誉:
  • 律师爱心:
  • 律师智慧:
田应武律师咨询
查看咨询
MORE+网友好评
友情链接
技术支持:中律网 鄂ICP备08101266号 给我们提意见Copyright 2005-2015 148com.com 中律网与田应武律师 共同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