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赵作海们”冤案的思索

2010-06-19查看(456)评论(5)

                           关于“赵作海们”冤案的思索
                                 ――漫谈为“赵作海们”案件无罪辩护难以成功的原因
  10年前,河南柘城县村民赵振晌和邻居赵作海打架后失踪。1年多后,村民发现一具无头尸体,以为死者就是赵振晌。家属报警后,警方将赵作海带走,后来赵作海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经过“认真改造,宽大处理”,赵作海荣获减刑两次,于是由死刑减刑为无期徒刑,最终减刑为29年。10年后,赵振晌回到村里。
  被杀死的人活得很精神。
  只要被杀死的人真的没有被杀死,那么,原来被认定是杀人犯的人,就不是杀人犯了。
  就这么个简单的道理。
  于是,赵作海无需再继续服刑20年的罪犯改造生活了:宣告无罪,走出监狱,然后获得国家赔偿65万元。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半百万元户”。
  赵作海,真幸运。
  赵振晌,大救星。
*      *      *
  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杀死人,却象赵作海那样被认定杀人并且被判刑的个案绝对不是一个小数。所以,把他们称为“赵作海们”,我相信是得当的。
  然而,由于“赵作海们”没有杀死的人不是赵振晌,所以,“赵作海们”就没有赵作海的幸运。
  “赵作海们”没有“赵振晌们”作为救星。
  但是,难道他们就必须继续“们”下去吗?
  如果 “赵作海们”确实没有杀死的人又确实死了,而且,“赵作海们”又都承认杀死了被杀死的人。那么,他们是否应当有救星?他们的救星具体又是谁?
他们当然应当有救星。
他们的救星具体是:
1、启动再审程序的救星
真正的凶手:凶手自首,或者因别的案件落网了而坦白交代。
律师为代表的辩护人。
2、公正执法的救星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
*     *     *
为赵作海和“赵作海们”洗雪冤曲,还他们以公道,是国家的人权责任,是司法机关的法律责任,更是律师义不容辞的社会道义责任 。
笔者相信,具有国家责任使命感、社会职业道德感和人类良知的法官,检察官和律师,都会为“赵作海们”洗雪冤曲,还以公道而担当起法律人的责任的。然而,这是一个多么漫长而又艰难的旅程?!甚至是一个拷问良心和灵魂的痛苦历程!
但,这是一个推进国家法治走向健全完善的进程!
笔者虽然正在淡出律师执业的领域,然则,“赵作海们”现象却挥之不去,忍不住,发几声感慨,寄语任重道远的法律人同仁。于是,就写这些文字。
忽然想起,就敲打几下键盘。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反正算是个人的心得笔记,也是一个写作爱好者的练笔,兼与法律人和文友之间的文章交流吧。
先暂定几个题目作为命题计划:
一、赵作海的幸运,证明了“赵作海们”的不幸
二、“赵作海们”为何成为悲惨世界的祭品(之一)
三、“赵作海们”为何成为悲惨世界的祭品(之二)
四、“赵作海们”案件的证据往往破绽百出,为何连过三关?(之一)
五、“赵作海们”案件的证据往往破绽百出,为何连过三关?(之二)
六、“赵作海们”案件的证据往往破绽百出,为何连过三关?(之三)
七、“赵作海们”案件的无罪辩护为何难以成功?(之一)
八、“赵作海们”案件的无罪辩护为何难以成功?(之二)
九、“赵作海们”案件的无罪辩护为何难以成功?(之三)
十、宣告“赵作海们”无罪,是法律人实现国家意志的职责和义务

我还是采取周末闲话的方式,每周发一文,偶尔两文。字数就不限了。
 
一、赵作海的幸运,证明了“赵作海们”的不幸

幸运也许是,不该来的,或者没有想到会来的好事,突然降临了。是令人转悲为喜的事实,不是醒来后却闪现瞬间即逝的美梦。
不幸也许是,不该来的,或者没有想到会来的坏事,突然降临了。是令人冤枉悲绝的事实,不是醒来后仅仅伤神不伤身的恶梦。
幸运和不幸,是一对被打上了偶然烙印的孪生双胞胎。同时,它们又是一枚硬币的两个截面:一面是偶然,另一面是必然。
对于赵作海和“赵作海们”来说,他们确实是无罪的,是被冤枉的。这是一个必然的事实。
而偶然却将他们送进了监狱—
一个偶然的时机或者原因,不幸突然降临了:他们被认定犯罪,然后,被判决死刑、死缓、无期徒刑或者有期徒刑。然后,在监狱或者劳改场所强制改造—直至刑期届满出狱,或者在死亡之日向死神报到。
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
幸运和不幸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当它被人抛向空中时,谁知道贴在地皮上的那面是偶然还是必然?谁又知道面对天空的那面是必然还是偶然?
时机的偶然和情形的偶然,让“赵作海们”被判刑和服刑成为了必然。
总之,赵作海和“赵作海们”确实是无罪的,是被冤枉的。因为,他们确实没有杀人。
但是,赵作海和“赵作海们”确实被一纸判决书认定是有罪的,是没有被冤枉的。因为,被杀死的人确实死了(被赵作海杀死的人还没有复活),而且,赵作海和“赵作海们”都承认杀死了被杀死的人。
*     *     *
赵作海被宣告无罪,确实纯属幸运。何以见得?
赵振晌确实没有被赵作海杀死。因此,赵作海百分之百无罪。这是必然。
赵作海有罪是冤案。当然,也是百分之百的冤案。这也是必然。
在这“必然”的前面,让“必然”颠倒黑白,走向反面的“偶然”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如果赵振晌没有在当地出现(尽管他仍然非常精神地活着),赵作海有罪的冤案将不会被人认为是冤案。他的死刑、死缓、无期徒刑以至因改造良好得到宽大处理而荣获的29年有期徒刑,仍然是“罪有应得”的必然。
赵振晌在当地出现的原因,实在纯属偶然。
因为,他实实在在是担心被追究刑事责任而潜逃在外面的。主观上是“畏罪潜逃”的性质。如果他不是由于捡破烂为生的艰难生活实在无法维持下去了,他是不会冒着被判刑的危险回到当地的。
其实,赵振晌不在当地出现的可能性因素即“偶然”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他在外地生活得非常精神,非常萧洒,乐不思蜀,他是不会冒险回家的。即使衣锦还乡的诱惑是天大的大,也大不过对坐牢的恐惧。
如果他在外地生活得非常艰难,他又没有被判刑也要回家的落叶归根的勇气。那么,他是不会回家的,即使有人在他耳边将“床头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抬头看明月,低头思故乡”的诗歌吟诵千万遍,他也不敢迈开落叶归根的步履。
如果他在外地活着,被人发现了。接着,如果发生了这样的后果:他活着的事实被人继续隐瞒,或者,他因为什么原因突然真的死去,他当然是不会在家乡出现的。
“如果”—这两个字符打造的玻璃瓶,虽然只有1毫米或者1厘米大,但是,它却可以将96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装在里面,甚至于可以将比地球大1万倍的或者N万倍的宇宙装进里面。
总之,“如果”的可能性因素可能性情况实在是太多了。
只要有另外一种可能性情形出现,赵作海就只能继续与“赵作海们”同病相怜,同命相伴,而继续“们”下去了。
被一纸判决书认定“赵作海们”杀死的人,确实是被别人杀死了。因此,万能的上帝也不会将确实被杀死了的人变成一个个“赵振晌”,将“赵作海们”从冤案冤狱中解救出来。
赵作海,真幸运—他有一个大救星!
“赵作海们”,很不幸—他们没有救星赵振晌。
所以,赵作海的幸运,证明了“赵作海们”的不幸。
也许还可以这样说:赵作海的幸运,是“赵作海们”的不幸。
同病不同命,世间难公平。
悲惨的“赵作海们”为什么会掉进命运的牢笼?如何走出命运的牢笼?
(待续)

二、“赵作海们”为何成为悲惨世界的祭品(之一)

赵作海恢复自由,获得国家赔偿之后,河南警方宣布调动精兵强将组织破案专案组,对导致赵作海蒙冤受曲的无头案进行侦破。宣告后仅仅30天,立即凯歌高奏,宣告了无名死者的真实身份为商丘市睢阳区村民高宗志。抓获了杀害死者的真凶李国庆。他们都是临近赵作海村子的他村农民。

赵作海为何当了真凶李国庆的替罪羊?

让我们引述一下《新京报》记者的专访报道:

新京报:你当时在派出所两天,在县公安局一个多月,在哪里挨打了?

赵作海:都挨打了。在刑警队挨打最厉害。

新京报:你还记得当时怎么打你吗?

赵作海:拳打脚踢,从抓走那天就开始打。你看我头上的伤,这是用枪头打的,留下了疤。他们用擀面杖一样的小棍敲我的脑袋,一直敲一直敲,敲的头发晕。他们还在我头上放鞭炮。我被铐在板凳腿上,头晕乎乎的时候,他们就把一个一个的鞭炮放在我头上,点着了,炸我的头。

新京报:疼吗?

赵作海:直接放头上咋不疼呢。炸一下炸一下的,让你没法睡觉。他们还用开水兑上啥药给我喝,一喝就不知道了。用脚跺我,我动不了,连站都站不起来。

新京报:能睡觉吗?

赵作海:铐在板凳上,那三十多天都不让你睡觉。

新京报:受得了吗?

赵作海:受不了咋办啊?他叫你死,你就该死。当时刑警队一个人跟我说,你不招,开个小车拉你出去,站在车门我一脚把你跺下去,然后给你一枪,我就说你逃跑了。当时打的我真是,活着不如死,叫我咋说我咋说。

真是搁不住(受不了)打得狠。我就跟你们说,这么打你们,你们也要承认。你说秦香莲可是个好人,那她为啥招供,还不是打得狠。一天两天,三天,五天,搁不住时间长。再硬也招不住。

我后来说,不要打了,你让我说啥我说啥。

新京报:你的口供都是他们让你说的?

赵作海:他们教我说的。他对我说啥样啥样,我就开始重复,我一重复,他就说是我说的了。怎么打死赵振裳,都是他们教我的。说得不对就打。

新京报:在你的口供里,尸体在哪里,有两次供述,一次说是扔到河里了,一次说埋了,这也是他们教的?

赵作海:我胡乱说的,都是假的。他们问我,尸体弄哪里去了,我打得受不了,就胡乱说。

*     *     *

看了上述文字,笔者感到心情特别的沉重。

传说中的秦香莲是被富贵之后,抛弃妻儿,然后,为了保住荣华富贵而企图杀人灭口(把妻子和两个亲生孩子杀死)的丈夫陈世美追杀的妇女。然而,有了从天而降的包龙图青天大老爷,善良无辜的秦香莲立即与死神擦肩而过。死在政权威严的龙头铡刀下的人,反而是忘恩负义,人面兽心的真正罪犯陈世美。(特别声明:这是传说。因为,据说,陈世美不是宋朝的,而是清朝的。是演折子戏的艺人将两个朝代的人嫁接在一起了。)

如果没有包龙图青天大人,秦香莲必死无疑。

因为,一定要秦香莲死的陈世美,有公主撑腰,更有能够让皇帝下跪的太后的撑腰。铁面无私且执法如山的包青天也是冒着丢弃官职和性命,一手将乌纱帽摘下,一手将龙头铡刀压下的。秦香莲是命苦,倒没有被冤。要说冤,当然是窦娥冤。

在中国民间传说的古代冤案中,当以《窦娥冤》为经典。

《窦娥冤》是我国元朝著名剧作家关汉卿的惊世警世之作。写窦娥被一民间无赖诬陷,又被官府错判斩刑的冤屈故事。

剧情是:楚州穷学生窦天章因无钱进京赶考,无奈之下将幼女窦娥卖给蔡婆家为童养媳。窦娥婚后丈夫去世,婆媳相依为命。蔡婆外出讨债时遇到流氓张驴儿父子,被其胁迫。张驴儿企图霸占窦娥,见她不从便想毒死蔡婆以要挟窦娥,不料误毙其父。张驴儿诬告窦娥杀人,官府严刑逼讯婆媳二人,窦娥为救蔡婆自认杀人,被判斩刑。窦娥在临刑之时指天为誓,死后将血溅白绫、六月降雪、大旱三年,以明己冤,后来果然都应验。三年后其父亲窦天章任廉访使至楚州,见窦娥鬼魂出现,于是重审此案,为窦娥申冤。

可怜的窦娥,曲打成招,承认犯罪,所以定斩。虽然雪冤,却人间难返,永驻黄泉了。

幸好赵作海没有象窦娥那样被“立即处斩”,否则,他如果也象窦娥那样发誓,真要出现 死后将血溅白绫、六月降雪、大旱三年”的情形,那受害的人就不仅仅是一个赵作海了。“死后将血溅白绫、六月降雪”倒没有关系,而如果“大旱三年”一旦应验,那可要天下大乱了。

赵作海肯定也是曲打成招的。赵作海没有巧遇青天大老爷包龙图的运气,也没有由“窦天章”式的上级法院官员重审本案的奇遇。但是,却有“当年死对头,你不死我难活,见血封喉对打不手软;今日大救星,你未死我出狱,颠倒乾坤仇人变恩人”的悲剧化喜剧的幸运。

将赵作海从冤狱中拯救出来的,既不是“青天大老爷包龙图”,也不是复查案件的上级机关派出的“窦天章”,竟然是死而复活的赵振晌――一个误认为自己犯罪而潜逃他乡的农民?!

对赵作海而言,确实是幸运。

对社会而言,这确实是悲剧。

对某些机关而言,实在是一个痛心的讽刺。

  应当承认,在1999年的时候,DNA(狭义通俗的说法是“亲子鉴定”)的司法鉴定技术在我国是不算成熟的。但是,作为一项刑事侦查技术,则是客观存在的(发展到2005年时,这项技术在我国已经成熟,并且处于相对的世界领先状态)。一项客观存在的刑事侦查技术,不管是否成熟,总是可以用用的吧。

但是,办案机关想到过使用了吗?

与赵振晌同时失踪的同地区的高宗志也失踪了。这一疑点总应当引起办案机关的注意吧。然而,谁去注意了?

赵作海无法提供赵振晌的尸首是土埋了还是水遁了。结果,办案机关将尸首的处所告诉赵作海,然后再让赵作海去向办案机关“坦白交代”,去找到和指认尸首落户的处所——这个事实既然是客观存在的,为什么不把这个客观事实作为定案的疑点呢?存疑不判嘛!

当赵振晌从天而降,将赵作海从牢狱中解救出来时,警方仅仅用了30天的时间,就将真凶擒拿归案。这简直是“关公温酒斩华雄”般的神速,这简直象“张飞探囊取物”般的轻而易举?!

何也???

一是运用了DNA的科技刑事侦查手段,二是使用了案件线索档案库中的历史资料。那当然:一旦沉睡的档案资料从睡眠中睁开了火眼金睛,那对着赵作海案件冷眼旁观怡然自得的真凶李国庆当然要梦断河南了。

其实,如果刑事案件的破案必须依赖DNA才能万无一失地进行,否则,就只能靠刑讯逼供这个祖先遗留下来的法宝,那么,我们对于赵作海的冤案应当是无话无语的。即,我们无权责怪这个冤案的产生。

但是,在中国几千年的审案史上,刑讯逼供并不是唯一的破案手段。否则,就不会有神探狄仁杰的传说,也不会有“包青天”,“海青天”这些跨时空跨世纪的政权天威,司法公正的符号。君不见《神探狄仁杰》的破案何曾不是慎密严谨的推理?即使是喝令神武的手下“大刑侍候”时,也是以威慑为主。一旦用之,也是有“的”放矢而矢必中“的”。如果必须依靠刑讯逼供才能破案,那么,福尔摩斯探案一类的书籍,也不会成为公安侦查专业的教材的。

如果刑讯逼供是中国公安破案的唯一手段,那么,施行三十多年了的《刑事诉讼法》就不会将禁止刑讯逼供的原则,写上这个法典。

显然,办理赵作海案件的主办人和主管人,没有采用先进科学的DNA刑事侦查手段,也许是因为这个技术不成熟,或者经济成本太高;没有采用几千年来早已成熟的调查研究(用法律术语,就是逻辑推理)这些综合的普通刑事侦查手段,也许是因为太费力......因此,在三个平方米的空间就足够施展拳脚甚至燃放鞭炮的工作室里破案,当然是省事的干活。

只要有人承认是他作案的,案子就算是破了→破了案子,就可以完成任务和成绩计分→......→......→......→N

如果有线索将否定破案的成果,那么:N←.....←错案←案子未破←任务没有完成←取消计分成绩←......←......←......←N

于是,最好的办法,就是将线索放在档案库里催眠,或者将线索消灭,甚至,将证据“消除痕迹”,甚至......

于是,没有赵作海的幸运的“赵作海们”,当然就只能“欲渡无舟济,徒有羡鱼情”了。别说将勒紧裤带的囚笼生活变成一种强制存款的储蓄过程的梦不能实现,说不定步的就是案件雪冤,人赴黄泉的窦娥的后尘。

笔者并非说,办案人员是故意办冤假错案,但是,笔者敢于断言:急功近利和没有勇气纠错,是“赵作海们”成为悲惨世界祭品的重要原因。

笔者敢于这样说,当然手中确有绝对可靠的证据,甚至确有案例。否则,当然会担心将有麻烦缠身。

真的要谢谢赵作海。

因为,赵作海案催生了一个将刑事诉讼法律大踏步往前推进了三十年的法治成果——1979年发布的《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严禁刑讯逼供的条款,被人漠视和抛弃至今,整整沉睡了三十年——这就是前不久的530日由最高法、最高检等六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这两个文件的出台,必将最大限度地把讯逼供的燎原烈火变成在黑暗中散布在阴暗角落的烛火残星。

赵作海真的是用他的不幸和幸运推动了中国法治前进的功臣。

笔者有理由乐观地展望:

赵作海现象将自此大幅度地减少其发生。

至于历史造成的“赵作海们”现象,将会大量地得到纠正。如果《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在实践中夭折,如果让“赵作海们”继续“们(蒙)”下去,那么,中国的法治将面临最危险的时候。

(待续)


 

TAG关于“赵作海们”冤案的思索
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全部评论
  • 中律网友

    可以统计一下政法委拍板的案件,冤案率一定很高。
    2010-06-22
  • 中律网友

    应该汲取的教训是重视实物证据。
    2010-06-22
  • 中律网友

    到这些触目惊心的冤案,我的心感到深深的痛,我决心从今天开始认真学习刑事法律,争取做一名优秀的刑辩律师。
    2010-06-22
  • 中律网友

    作为律师,应该有法学理念和智慧,而不是喊平民水平般的口号
    2010-06-22
  • 中律网友

    文章有点拖沓罗嗦!
    2010-06-21
5 条记录 1/1 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末页
诚信档案
  • 田应武律师
  • 联系方式:13086733648
  • 身份荣誉:
  • 律师爱心:
  • 律师智慧:
田应武律师咨询
查看咨询
MORE+网友好评
友情链接
技术支持:中律网 鄂ICP备08101266号 给我们提意见Copyright 2005-2015 148com.com 中律网与田应武律师 共同版权所有